古稀桃农见证蜜桃之乡产业变迁 赏花人气“变现”桃经济三无少女是什么意思

主页 > 财经 > 2019-06-29 16:12 黄斌 rdquo ldquo 集中化

  三月花如海,七月桃满山。每年的三月份,每天数以万计的游客来奉化赏花

  桃花看尽,蜜桃飘香。夏天的奉化,十里青山锦簇,一城蜜桃飘香。每年的盛夏正是奉化水蜜桃丰收上市季节,除了本地销售外,奉化水蜜桃还远销中国各地与海外市场。出口的水蜜桃每只价格可达20余元。

  借力绿水青山的先天优势,瞄准乡村旅游的大好势头,2009年,奉化区慈林村村民袁栋杰回到家乡创办了农家乐,“这些年我们奉化的水蜜桃名气大增,回家后我开了一家农家乐,种植水蜜桃,游客可以赏花品桃垂钓。”

  为进一步打造“奉化水蜜桃”精品品牌,提升产品竞争力。2019年,奉化区针对不同消费群体,以双品牌为战略发展定位,在原有水蜜桃品牌“锦屏山”的基础上,全新推出了高端品牌“欢喜奉桃”。

  几年前还只是2元一公斤的桃子,如今身价翻了十多倍。记者了解到,“欢喜奉桃”精品桃平均25元一只,从“论斤卖”到“按只卖”,从竹筐简装到精品盒装,水蜜桃的变化不仅给桃农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,也标志着奉化精品农业之路的蜕变。(完)

  而水蜜桃“产期”的拉长,也推动了当地蜜桃经济的发展。围绕水蜜桃产业,奉化桃农更是谋划起了餐饮及乡村旅游的生意。

  “文化是品牌的灵魂,农业品牌创建要讲好文化故事。”奉化区副区长张巍希望奉化水蜜桃带给民众的是一种美味,亦是一种文化,是一口甜蜜,亦是一份欢喜,“为了让品牌形象深入人心,我们还给奉化水蜜桃创作了官方卡通IP形象——阿欢和小喜,以阿欢为例,他是一位憨厚、热情、豁达、有责任心的返乡农创青年。”

  1950年出生的林海波是浙江省宁波市奉化区林家村的一名老桃农,种植水蜜桃已有46年的时间,从80年代到上海销售的一毛二分钱一斤到如今的几十元一个,从桃花人气到蜜桃产业,他见证了奉化水蜜桃产业的变迁。

图为林家村桃园。 林波 摄

  奉化作为“中国水蜜桃之乡”,桃子和桃花,已成为奉化的城市名片。近年来,奉化以“桃”为牵引,串联起周边和沿途旅游景点,从赏花到品桃,形成了一条完整的“桃”产业链。

图为林家村桃园。 林波 摄

  “以前桃花都没人看,如今每逢花季,来赏花的人把村子的路都堵了。”林海波所在的林家村拥有成片的桃园,是奉化绝佳的赏花胜地,他见证了奉化水蜜桃从默默无闻到炙手可热的变化过程。

  在林海波的记忆里,曾经的奉化水蜜桃仅有“雨露”等若干传统品种,“雨花露、丹霞雨露、大玉白凤……现在奉化水蜜桃品种包含了早桃、中晚桃、晚熟桃等多个品类,市场上的水蜜桃可以供应好几个月,不像此前的过了短暂的桃季就下市了。”

  袁栋杰的水蜜桃也早已被“定亲”,价格比市场价还高两成。他笑得合不拢嘴:“春天赏桃花,夏天吃桃子,秋天绕着桃园爬爬山,我的旅游项目主要是围绕着奉化的‘桃经济’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自1996年奉化成立水蜜桃研究所以来,加强与浙江大学、浙江省农科院等有关单位合作,相继引进了国内外水蜜桃新品种120余个,开展了杂交育种10多个组合,选育出优良推广新品种10余个,形成了以“湖景蜜露”、“雨露”桃为主的30个主要栽培体系。

  随着奉化的“桃花”名片被来自全国各地的赏花者知晓,奉化水蜜桃品牌效应也不断显现,树上的水蜜桃早在桃花盛开时便已被“定亲”。据不完全统计,奉化水蜜桃还未开摘,就有60多万公斤水蜜桃找到了“婆家”。

  中新网宁波6月29日电(记者 林波)清晨,林海波将犹带露珠的新鲜奉化水蜜桃摘下。傍晚,一箱箱统一包装的水蜜桃就能搭上顺丰快递的发货车,送往全国各地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ajaxfeedback.htm

标签列表